• <div id="8e66a"></div>
      <div id="8e66a"></div>

        <em id="8e66a"></em>
        1. 鬼吹灯 > 最强赘婿 > 103:温水煮青蛙

          103:温水煮青蛙

              这事是不是方家所为两说,庞飞和时峰得罪的人可不少,方家、罗家两大家族,可都不是好惹的。

              庞飞更在意的是,对?#25945;?#20107;的手段,不温不火,有点像是打一拳就赶紧缩回去的感觉。

              说挑事吧,不给你整大事,说安分吧,又给你不断地制造小麻烦。

              这行事风格倒更像是方家人所为,而且,肯定是方镇海的注意。

              以方少毅脑袋缺根筋的尿性,要给你找事肯定就找了,绝不会这样。

              庞飞料到了茶楼一事方镇海不会轻易善罢?#24066;藎?#27809;想到对方下手的频率这么快,这是不给他们喘息的机会啊。

              可气的是,人家不正面给你找麻烦,你就是想解决也没法解决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靠,方家那只老狐狸也太阴险了,怎么想出这种办法?#21561;摹!?#26102;峰扫着脑袋,头疼不已,“庞哥,那咱们怎么办,总不能一直被那老狐狸耍的团团转吧?”

              老狐狸想温水煮青蛙,想的倒是挺美,可惜庞飞这只青蛙是一只成了精的青蛙,想煮了他,也得看他有没有那个本事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狐狸再狡猾,也逃不出猎?#35828;?#38519;阱!”庞飞说的意味深长。

              时峰似懂非懂,?#36824;?#20182;就是很自?#25490;?#39134;一定会有办法。

              这种自信来源于他对庞飞长久以?#21561;?#35748;知和信任!

              沈凝心已经换了干净的衣服过来,?#25104;?#24833;云满布,“你们没事吧?”

              那自然是没事,?#36824;?#36830;累了她,倒是?#38376;?#39134;心里挺过意不去的。

              大家兴致依旧高涨,前?#24187;?#36824;义愤填膺的,下?#24187;?#23601;能跟没事人一样该唱就唱该跳就跳,这份豁达的心境也是?#20976;?#20102;。

              庞飞终于肯跟沈凝心喝上一杯,这女人很聪明,他?#19981;?#36319;聪明人打交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昨晚的事情一出,中泰送入隆贸的那批人全部被退了回来。

              这些早在预料之中,时峰并不后悔昨晚的行为。

              ?#34892;?#20154;理解还好说,也?#34892;?#19981;理解的,觉得自己在隆贸混的好好的,莫名其妙被退回来,很难再找到像隆贸那么好条件的公司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而且一下子退回来这么多人,中泰想要一下子?#39068;?#20123;人都安置出去,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。

              时峰?#20154;?#20204;更着急,只是他嘴上从来不?#19981;?#23558;那些东西表达出来,这就免不了?#34892;?#19981;理解的人在背后议论纷纷,说时峰为了?#25442;?#24222;飞连原则都不要了云云。

              这些话被时峰听见了,自然是恼火的,“我警告你们,再敢背后说我庞哥一句坏话,别怪老子翻脸不?#20808;耍 ?br />
              这一吵闹,不少人被退回?#21561;?#20154;都起了离开中泰的念头,时峰也不挽留,爱走便走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老板,赵泰那边说他们暂时不需要人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古风的单子?#19981;?#20102;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何辉和关青带?#21561;?#37117;是噩耗。

              时峰狠狠吸了一口烟,“哼,想把老子必入绝境啊,我还就不信了,偌大个蓉城,他们方家还能一手遮天不成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可是这么多人都等着安置,咱们一时间也找不到能容纳这么多?#35828;?#20844;司。要不,你考虑一下将人员遣散一部分,或者减少正式工的数量?”这是何辉和关青商量过后想出的最好的办法。

              时峰想都没想就否定了他们的计策,“都是咱们的员工,遣散了让他们干什么去?还有,能跟咱们签正式合同的,那都是相信咱们的,不能对不起他们的那份信任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可是这么多人都安置不出去,工资都算咱们中泰的,这可是一笔不小的开销呢。”关青主管的是财务,这笔账肯定要仔细算清楚。

              何辉道,“我那不还有一百万嘛,反正是方家的钱,先拿出来应急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那一百万是何?#38405;?#34955;上挨了七八下才换?#21561;模?#26159;给他的补偿,这家伙居然一分没用,还要拿出来应急,时峰能要吗?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你那一百万搁着吧你,我干这一行这么多年了,应急的钱还能拿不出来,要你们给我操心?都别瞎想了,该干嘛干嘛,有那时间多跑几家公司,能送出去一个是一个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时峰这点真是让人佩服,也难怪出了这样的事还?#34892;?#22810;员工愿意死心塌地地跟着他。

              庞飞这几?#25214;?#27809;闲着,四处找合作公司,小公司一般直接招人,不需要走他们安保公司,大公司又嫌他们中泰太小,总之四处碰壁。

              ?#34892;?#21487;能是受到方家的影响,但?#34892;?#20063;是实?#26159;?#20917;。

              以前庞飞不负责这些事情,不知道原来安保其实也不是那么好做,时峰能将这一行做出如此成绩,其能力是毋庸置疑的。

              只是方家财大势粗,许多和时峰关系要好的公司老板全都变成了缩头乌龟。

              起初大家还信心十足,觉得只要怀有希望,迟早是能柳暗花明的。

              随着一次次的碰壁,大家的?#31185;?#27604;之前可就弱了不少,训练的时候都是有气无力的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你们真打算这么耗下去啊?”有人开始动摇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什么叫耗下去,你没看老板每天都在忙吗,危机只是暂时的,一切都会过去的。”这是?#27490;?#27966;的想法。

              悲观派的可不这么认为,“你没听说嘛,是因为庞飞得罪了方家,方家有意要整咱们中泰呢。你说老板也是的,为了一个人害了大家,图什么啊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嘘,你可少说这?#21482;埃?#19975;一被老板听见了,你可就完蛋了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听见就听见,大不了就是离开?#38534;!?br />
              庞飞无意间经过,听见了也只能装没听见。

              他心胸没那么狭隘,因为别?#35828;?#20960;句话就能轻易动怒。这几?#36134;?#28982;奔波,却一点收获也没?#23567;?#20182;们都是打工的,都要养家糊口,靠着中泰每个月的那点?#24618;?#26681;本难以维持生计,?#26032;?#24616;?#25512;?#20182;想法也都?#24378;?#20197;理解的。

              一个人慢慢地喝着饮料,其实根本没心思喝。

              时峰在他对面的位置上坐下,“庞哥,那些?#35828;?#35805;你别往心里放,就是一群嘴欠的家伙,我已经跟他们说过了,想留就留不想留就滚蛋,中泰不缺那几个人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你是想把人都赶走,等着人家问我?#19988;说?#26102;候,咱们几个去定岗吗?”庞飞还?#34892;?#24605;开玩笑。

              时峰烦躁地扫着脑袋,“方镇海那老狐狸这次是要挖我的根啊,不把我这小公司整垮了他能善罢?#24066;藎?#26089;走晚走都是走,都走了我也省的操心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庞飞笑了笑,“谁说的,今天下午可就有一笔单子送上门来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时峰顿时瞪大了眼睛,嘴里的饮料都来不?#25226;?#19979;去,“庞哥,你说真的啊?我靠,你是怎么做到的?”

              这事其实得?#34892;怀?#22823;东,就是那个倒闭?#35828;?#26381;装厂的老板。

              昨儿个是带着钱来给庞飞交差的,听闻了中泰最近遇到的麻烦,陈大东便?#28783;?#20182;有个朋友也?#24378;?#21378;的,正需要一批保安。

              当时庞飞只当他是随口一说,根本没往心里去,谁知陈大东今早来?#35828;?#35805;,说他那朋友直接叫今天把人送过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而且他还说了,他那朋友以前也是混的,从小到大都是惹事精,这次开场也是因为家里?#35828;?#36924;迫。听闻了庞飞的英勇事迹,他那朋友对庞飞老崇拜了,还说抽空要请庞飞吃饭呢。

              什么方家不方家的,他根本不怕,也不吃他们那一套。

              当然,这些话庞飞没跟时峰说,单单是解决了眼前的这个困局,就足够时峰高兴好一阵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陈大东那朋友也是豪爽,一次性要二十多个人,直接把中泰人员遗留的问题都给解决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庞哥,想不到你?#32972;?#24110;了那陈大东一把,现在倒是那小子帮了中泰一把。”时峰颇为感慨,这好人有好报也不是没道理的。

              人员都安置了就好,这下庞飞就?#34892;?#24605;去应付方家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老狐狸蹦跶的够久了,是时候给他制造点麻烦,让他消停消停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?#39068;?#19996;西用匿名邮箱发到监管局去。”庞飞将一个U盘交给时峰。

              时峰好奇,“这什么东西啊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监管局监测队队长收取方家好处的证据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庞飞说的轻描淡写,时峰却听的目瞪口呆,这么隐秘的东西,庞飞是怎么弄到手的?

              “那些当官的没几个不怕挨打的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牛,还是你牛!打蛇打七寸,我学着了。”时峰将?#25490;?#25554;在电脑上,用匿名账户给监管局将?#25490;?#37324;的东西发了去,接下来,就?#24378;?#22909;戏的时候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监管局的人着手调查方家地产,方镇海哪里还?#34892;?#24605;去管庞飞的事情。

              且不说楼层有没有问题,单是他花钱买通监管局人员的事情,就?#20976;?#21917;一壶的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哈哈哈,庞哥,还是你有办法啊,神不知鬼不觉地就把事情给解决了。”饭桌上,时峰?#20284;?#37202;杯给庞飞敬酒,这次的麻烦能够得到解决,全都是庞飞的功?#20572;?#36825;酒,必须要敬!

              庞飞不喜好热闹,今晚的饭局就时峰和庞飞两个人,本意是兄弟在一起吃吃饭热闹热闹就行,酒他是不能喝的,一会还得开车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喝一口就好,一会我还有事,不能喝太多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庞飞的微信响个不听,和林静之你一句我一句的。

              时峰眼睛贼的很,看破?#20976;灯疲?#26082;然庞哥今晚有正事要办,那这酒还是就别喝了吧,别影响你发挥啊。嘿嘿……”

              http://www.54484290.com/zuiqiangzhuixu1/5260925.html

          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54484290.com。鬼吹灯?#21482;?#29256;阅读网址:m.cxbz958.com
          精准无错六肖中特

        2. <div id="8e66a"></div>
            <div id="8e66a"></div>

              <em id="8e66a"></em>

              1. <div id="8e66a"></div>
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8e66a"></div>

                    <em id="8e66a"></em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