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div id="8e66a"></div>
      <div id="8e66a"></div>

        <em id="8e66a"></em>
        1. 鬼吹灯 > 试婚99天 > 第118章 异类主仆

          第118章 异类主仆

              都是血脉相连的一家人,你那边有什么动静,我这边肯定瞒不住。

              你认识的人,我也认识。你找了谁干什么,我一清二楚。

              眼下就是这么一个情况。

              权胤老爷子的人前脚刚派出去,后脚,在酒店里四仰八叉挺尸的权老爷便收到了消息。

              他懒洋洋的嗯嗯哼哼两声儿,掐断?#35828;?#35805;。

              大大的翻了个白眼,口中两分无奈三分冷笑五分凌厉的自言自语,“这老头子真是越活越没劲了……”

              现在连这种事儿都去干。

              真没品。

              懒洋洋的翻了个身,权老爷趴在床上,?#31181;?#39134;速的发了一条短信出去。发完,他把?#21482;?#24448;脑袋旁边一扔,继续挺尸……

              连一分钟都不到,他?#21482;?#23601;亮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可机智的权老爷已经在发完短信的?#20976;?#38388;将?#21482;?#35843;成了静音。

              只有那屏幕不停的?#20102;?#30528;,没有一点声音。

              权老爷扫了一眼,继续……挺尸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,有个儿子真是幸福呐……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……

              “老子操权子墨他大爷的血逼!”

              几乎跟权老爷感叹有个儿子是多么幸福的同时,那个儿子把自己的?#21482;凰ぃ?#19968;?#25104;比说?#34920;情。

              钱九江见怪?#36824;?#30340;抬起头扫了他一眼,继续低下头吃饭。

              得,波吉这孙子又?#20976;?#29240;摆了一道儿吧?

              他都不觉得奇怪了,波吉咋还没习惯?!

              杀人泄愤的嚼着名贵的菜品,波吉好像已经把他爹千刀万剐吃在嘴里了一样。

              钱九江眼皮一掀,“你?#38047;?#25972;啥幺蛾子啦?”

              不用想,肯定不是什么好事儿。

              是好事儿,他权波吉会是这种表情?

              咬了咬后槽牙,波吉都没脸?#28783;?#33258;个儿家的那点子破事儿!

              他一摆手,浑身上下都透着‘疲惫’两个大字儿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吃完饭,你自己回去。我有点事儿要处理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钱九江嗯了一声,“不回权胤老爷子那儿成不成?都没有你帮我再分担他的注意力,?#19968;?#21435;会死的很惨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那你随便找个酒店。明天等我爸被老爷子抓回去了,有他帮你分担老爷子的注意力,你也没这么辛苦了。”波吉很痛快的就答应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毕竟……他也是深受其害!他深知?#20976;?#23478;死老头抓住唠叨的感觉是一种怎样的生不如死!

              “那你记得别给我打电话扰人清梦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波吉:?#21834;?br />
              “你们家自己的破事儿,没理由要带着我吧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滚犊子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?#23433;还?#25105;倒是可以听你八卦一下,你?#25351;?#26435;胤老爷子又有什么分歧啦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?#23433;凰?#20160;么分歧。”波吉说的轻描淡写,“现在权家的族长是我爸,权家要怎么发展要怎么做,老爷子插不上手。说了算的人,是我爸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?#19978;?#28982;权胤老爷子在背后做了什么事儿呀。而且挺让你爸?#20976;?#30340;,估计跟你爸的理念有很大的分歧。然后你爸懒得管这闲事儿,就把闲事儿丢给你了。再然后,你他妈就给老子吃饭的时候摆出吃屎的表情!”

              波吉眉头一扬,“这顿饭钱,你掏么?”

              吃人嘴短拿人手短。

              钱少爷就不吭气儿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谁让他一分钱都没有呢?要是惹毛了权波吉,?#28982;?#20182;住酒店这孙子都不会给他掏钱!

              想他怎么说也是身价过千万的人,?#19978;?#22312;却沦落到身上连十块钱都没有的地步。

              世态炎凉呐!

              老天不长眼呐!

              波吉只扫一眼就明白那孙?#26377;?#37324;在想些什么,他似笑非笑的勾起嘴角,“想活命,就给我乖乖?#20843;?#23376;。不然,老子有的是办法杀你于无形。还都不用自个儿出手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钱九江忿恨的瞪着他扒着饭。

              他这又是招谁惹谁了?!

              口袋里揣?#36276;ǎ?#21345;里也有钱,很多很多的钱。可他却不?#19968;ā?#19981;是不能花,而是不敢。

              为啥?

              因为他名下卡里的钱只要一动,一直在寻找他下落的人,就会发现他身处的地点!

              可偏偏权波吉这孙子也忒阴险了。这孙子明知道他的情况,却故意把公司他的分红打进他的卡里。?#24187;?#38065;的现金都不肯给他。

              也就有了现在的情况——

              他有钱不?#19968;ǎ?#21482;能天天跟在他权波吉的屁股后边,人家让他干啥他就得干啥。不然,他连一顿饭都吃不起!还得露宿街头!

              娘的,你说有这样当?#35828;?#20154;么?

              权波吉这样儿的,还叫个人?

              见钱九江气得咬牙启齿,波吉心里顿时舒服多了、果然,他就是那种死贫道也要?#20185;?#36947;友的小畜生。

              他爸让他?#20976;?#20182;还不回去。那他就只能捡弱小的人欺负。反正只要有钱九江陪着他一块?#20976;?#20182;就会很爽!

              虽然……他啥时候能狠狠的让他爸?#20976;?#19968;次,他才最爽。

              可聊胜于无么。

              有个人陪他一起作孽,他心里总算是能痛快一些。

              心里?#30333;?#20107;儿,波吉草草的填饱了肚子,结了账便走人,留下钱少爷继续慢条斯理的品味着饕餮盛宴。自己,则苦哈哈的去给他爸办事儿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办的什么事儿呢?

              确立权家只能有一个声音一个决策的事儿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……

              是夜,权家新宅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老爷子,是我办事不利,您责罚我吧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权胤躺在床上,滋滋有味的看着狗血言情剧,胡乱的摆摆手,“跟你?#36824;?#31995;。一准儿是我孙子搞的鬼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不是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?#25226;劍俊?#26435;胤惊讶了一下,“不是权子墨吗?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是您重孙子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?#21834;?#26377;他妈什么区别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子墨少爷是您的孙子,他一直待在酒店什么事儿也没做。只是要了好酒好菜在房间里吃?#35748;?#29992;。办事儿的人是您的重孙子,波吉少爷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还是没区别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?#30333;?#20043;,您要我调查的事情我一件都没能调查出来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这?#36824;?#20320;。”权胤看起来还挺好说话的样子,“你会找什么路子调查这事儿,那俩孙子都一清二楚。想要截断你的消息来源,对他们来说易如反掌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那这事儿……就不查了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查不查就那点事儿么,谁心里还不清楚了。既然我已经把权家的族长交给了人家,那人家做什么决策,我的确是插不上手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这点,跟?#37117;?#30495;是一模一样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?#25670;?#25105;说你少跟我提?#37117;?#21834;,我现在最不稀罕的就是听见他?#37117;?#30340;消息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可是老爷子,您要我去调查的事情,就是有关?#37117;?#30340;事情啊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操,你少说一句会憋死不?”权胤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,缩了缩脖子,给自己找了个更舒服也更没形象的姿势,继续靠在床头?#21561;?#35270;剧,“我就是担心,子墨中那个女?#35828;?#27602;太深了。为了那女人,他把人?#37117;?#30340;事儿,?#21561;?#27604;我们老权家还重要。我就是担心他——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担心子墨少爷鼎力相助了?#37117;遙?#20154;家,会把权家也一并恨了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恨?老子怕他妈个球的恨。老子是怕我们老权家韬光养晦这么多年,全他妈白瞎了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好不容易才让权家淡出了人们的视线。而他,之所以会背井离乡的住在京城这破?#32996;劍?#19981;也就是为了让权家能顺顺利利的淡出人们的视线,从权利的?#34892;?#36864;出来么?

              他既然搬到了京城,那?#36824;?#20182;心里是怎么定义的。在那五个老头子的心里,他权胤就是一个人质。?#20976;?#20204;捏在?#20013;那?#21046;权家新族长的人质。

              有他在京城,人家才?#36824;?#20998;的关注权家。

              毕竟……他那个孙子的艳名远播不务正?#25285;?#20063;是出了名儿的。

              现在他权子墨如此帮衬着?#37117;遙都?#20498;是如虎添翼了,可他老权家呢?

              他老权家咋整?

              真要是给人家盯上了,他老权家以后想?#20302;得?#25720;不显山不露水的大肆敛?#30130;?#24819;都甭想,连门儿都没有!

              “我想……子墨少爷不会为了一个女人,把权家都抛在脑后的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那是你想!权子墨为?#26031;肆?#33394;做了什么事儿,还用老子给你一件一件细说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可是老爷子,?#36824;?#23376;墨少爷是怎么打算的,他都已经决定了。您也说了,权家现在的族长是子墨少爷,不是您。您在这儿干着急,真没用。子墨少爷都没出手,就是波吉少爷,他都能截断您的消息来源。您除了生气,气坏自己的身体,还能怎么样?你又什么事儿也做不了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?#20843;?#20197;啊,老子这不是在?#21561;?#35270;剧么,你小子非要来打扰我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是您在吃饭前让我去调查这件事情的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?#21834;?#34892;了,让你去调查一下这事儿,我也是想试探一下权子墨的意思。现在已经试探出来了,他心意已决,是铁了心要跟?#37117;?#21516;进退。那老子也没啥好说的。总归那是?#37117;遙?#32763;不了船。他?#19981;?#36861;着人?#37117;?#23617;股后边跑,就让他跑吧。老子都一?#28079;?#32426;的?#32902;耍?#36824;有几天好活?犯不着为了这种事情操心。你下去吧,别打扰我?#21561;?#35270;剧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老爷子,你又玩儿我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毕竟日子过得太无聊了嘛。你理解一下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别忘了,还有一年。我跟你的主仆关系就到此为止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没忘没忘。到时候主仆关系一解除,你就要老子的命么。简单,你有能耐尽管来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整整给你当了五十年的仆人,我深知你的手段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权胤嘿嘿的笑着,可那双矍铄的眼睛却猛地?#20102;?#19968;下,?#20843;阅兀俊?br />
              “我想要你的命,最后只会让你把我的命拿走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早五十年前老子就该拿走你的狗命。”权胤表情沉了沉,“要不是你,老?#28216;?#19968;的儿子也不会变?#19978;?#22312;这幅德?#23567;!?br />
              “老爷子您?#27493;?#36947;理,是大少爷自个儿要当艺术家,不愿意继承权家。跟我有什么关系了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那还不是你没事儿找事儿的带我儿子去看了什么狗屁画展!不然,他能一心要当个穷艺术家,不肯继承权家么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您一向胡搅蛮缠,我不跟您一般计?#31232;?#24635;之一句话,一年后,你我主仆关?#21040;?#38500;。我也不打算要您的命,您呢,也别管我上哪儿去。这样成不成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成。”权胤特别爽快的一点脑袋,“当年?#31185;?#20320;给我当仆?#35828;?#26102;候就说好?#35828;模?#23601;给我干五十年。五十年一到,你不走人老子也要让你滚?#21834;!?br />
              ?#19978;?#20182;当年没想过这人能活个五十年,自己也能活到这么老。

              不然,他当年应该把期限定个六十年的。

              说实话,这五十年身边一直有这么个人使唤,他都有点担心明年这?#26031;?#29322;子了,他会处处觉得不习惯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那么,老爷子晚安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滚滚滚,别打扰老子?#21561;?#35270;剧。”权胤亮?#32902;?#30524;睛,“正演到最关键的时候。男主角的身份马上就要揭开了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哦,男主角的父亲是董事长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那人说完,飘飘然离开。

              气的权胤破口大骂,把自己的胡子都揪下来好几根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操——”

              http://www.54484290.com/shihun99tian/925419.html

          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54484290.com。鬼吹灯?#21482;?#29256;阅读网?#32602;簃.cxbz958.com
          精准无错六肖中特

        2. <div id="8e66a"></div>
            <div id="8e66a"></div>

              <em id="8e66a"></em>

              1. <div id="8e66a"></div>
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8e66a"></div>

                    <em id="8e66a"></em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