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div id="8e66a"></div>
      <div id="8e66a"></div>

        <em id="8e66a"></em>
        1. 鬼吹灯 > 谋断九州 > 第三百八十九章 西京

          第三百八十九章 西京

              单于突然宣布向西京进军,两日之内,所有人都必须离营上路,包括诸多工匠,不便携带的物品,一律留在蒲坂。

              出乎所有?#35828;?#24847;料,单于甚至没在薄坂留下一兵一卒,他向疑惑的诸大?#35828;潰骸?#20013;原有多大?贺荣部有多少骑兵?如果?#23478;?#20010;地方就留人守卫,太少则不成事,太多则?#33267;Α?#36154;荣人必须集中在一起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单于在秦州一直执行分兵四掠的策略,突然改成集中兵力,诸大人虽不敢当面反对,心里多少有点不满,觉得单于不该反复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留中原人守城呢?”有人提出建议。

              单于摇头,“中原人懒惰而怯懦,长处唯有人多与器械,只可驱而用之,不可委以重任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单于不给诸大人太多考虑的时间,自己带兵第一拨出营,同时派出信使,向各支在外的贺荣军传令,要求他们无论在做什么,一律停止,立刻来与大军在指定地点相会。

              徐础出发得比较晚,沿途见到大批冀州士兵催促并州人走快些——单于的这一招颇?#34892;?#26524;,冀州人乐于享受自己的地位,并州人则急于参战,俘虏秦州人代替自己的位置。

              头两座城已被攻下,第三座城拒不投降,单于留给后面的中原军队,自己带兵绕行过去,出发不过数日,?#21051;?#37117;有贺荣人?#20384;?#27719;合,他?#35851;?#21147;迅速膨胀。

              并州人立即行动,就近伐木取石,一日完毕,再一日搭建器械,第三日攻城,天黑之前,小城赶在墙破之前投降。

              并州急于攻下城池,除了使用器械,还派出大量士兵不停地爬梯攻城,伤亡颇多,因此心怀怨恨,他们将怒火转向城中军民,未经请示,就进行了一次自发的屠城,将领们开始还试图阻止,很快自己也参与其?#23567;?br />
              徐础已经追上单于,没见到攻城、屠城的场景,消息传来时,据说城内除了少量妇孺,已无活口。

              单于大怒,罚并州人再攻一城,派人回去当面告诉并州将领:“没有俘虏,谁来代替你们攻城?”

              虽然屠城的消息很快传开,秦州诸城大都还是选择投降。

              连年的饥荒、兵荒,早已将秦州折磨得疲惫不堪,城中将士,无论是残留的官兵,还是趁虚而入的盗匪,都不愿死守废城,宁愿投降,不在乎敌人是谁。

              贺荣骑兵差不多都已到齐,俘虏日益增多,已经可以用来攻城,单于脸上却无多少喜色。

              有两件事让他不满。

              皇帝张释虞亲自出马,却只带回不足一万名冀州将士,更多人拒绝领受圣旨,声称没听说过新帝登基,但他们也不肯与贺荣?#23435;?#25932;,自愿向西北退却,让出诸多城池。

              张释虞义愤填膺,将责任全推到尹甫身上,“亏他还是读书人、朝中老臣,在邺城的时候,装出与世无争的样子,将朝廷上下全给骗了,原来他有自立的野心!说什么不敢与朝廷相争,因此退居散州,?#24616;?#20061;州形?#30130;?#22825;下归一之时,他必还兵于朝……老滑头,真是个老滑头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秦州西边的散州是凉州吧?”单于问。

              张释虞点头,“是,凉州民风彪?#32602;?#21521;来对朝廷不是太顺从,朝廷对其也只是?#20111;?#32780;已,万物帝曾定下计划,?#21462;?#31561;再去平凉,没?#21561;?#21450;。”张释虞及时收住,万物帝原打算?#32469;?#36154;荣,再逐个收拾周围半自立的散州,“尹甫是个文臣,带一群冀州兵,到了凉州必遭屠灭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单于在意的不是这个,“凉州离草原很近,按理说凉州人没这个胆子,但是不能不防,?#38376;?#20010;人去警告他们一声,不?#20864;?#21463;外人入?#22330;!?br />
              单于先看向寇道孤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?#20843;?#38750;我所长,?#20197;?#30041;在单于身边,随时以备?#23435;省!?br />
              单于笑着点下头,又看向徐础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?#20197;?#24847;去一趟,如果我没记错,楼家曾有一个女儿嫁到那边去,或许……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你不能去。”单于可不想放徐础出去,“凉州人欺软?#25504;玻?#24819;让他们听?#29992;?#20196;,不能派书生去,我自有人选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这件事暂时算是解决,见单于没对自己发怒,张释虞暗暗松了口气,至于笼络冀州兵将为己所用,他的热情早已消失,并将责任依然推给尹甫,对自己说:“尹甫将主力带走,剩下这点人拉拢过来也无用处,反会惹祸?#20185;懟!?br />
              还有一件事令单于难以心安,他?#27809;?#24093;退下,向徐础道:“降世军可有旗号、官职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当然,?#32469;?#26159;在东都之后,除非他们一回到秦州就变回原样,否则的话,旗号应该更加严明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这就?#33267;耍?#26377;几座城的守军自称是降世军,可是旗帜稀少,官职也尽是些大王、二王一类,不像真正的降世军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降世军是个统?#30130;?#21508;地起事者,若无固定首领,往往自称降世军。真正的降世军只有一支,归降世王统领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据说降世王还是个婴儿,统军之人是他的姐姐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金圣女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。”单于知道徐础与金圣女的关系,却没有提起,?#20843;?#21344;据秦州已久,为何不派自己人守城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降世军回到秦州刚刚一年,期间曾与另一股降世军发生冲突,又曾受到诸州军的进攻,大概是腾不出兵力来占据各城吧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单于轻轻摇头,“降世军龟缩西京,是不想分兵,要与我贺荣骑兵决战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徐础笑道:“单于所?#24895;?#26377;道理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单于看向寇道孤:“你说得没错,一旦牵涉到女人,徐础更不愿说实话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寇道孤点下头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单于想听实话?”徐础问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难不成?#19968;?#24895;意听假话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单于独断于心,听到假话,单于无动于衷,听到真话,却会陷入两难境地:是坚持己见,还是临时变?#30130;俊?br />
              “哈哈,你为自己辩解的功夫,总是第一流。说真话吧,?#27425;?#26159;否会‘两?#36873;!?br />
              “我若是降世军统帅,绝不会在西京与贺荣骑兵决战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为何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单于倾草原之力入塞,锋不可挡,?#22235;?#19968;不可战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,有几分自知之明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贺荣是外族人,即便侥幸败之,远不得其地,近不得其民,空得?#24187;?#32780;已,此二不可战也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嘿。”单于冷笑一声,?#25353;?#21040;天下一统,再不分塞内、塞外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中原群雄并立,大吞小、强凌弱,人人都想嫁祸于他人,坐观两强相争,自己从中渔利。降世军纵然击败贺荣骑兵,自己?#19981;?#23454;力大损,反予他人可趁之机。?#22235;?#19977;不可战也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我明白你的意思了,降世军会投降吗?”

              徐础摇头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战又不战,降又不降,降世军……要学冀州军,也逃向凉州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未必是凉州,可去的地方还?#34892;?#22810;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单于大笑,向寇道孤道:“寇先生觉得徐础这回说实话了吗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西京相距不远,很快就能知道结果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单于想了一会,向徐础道:“有一件事你说错了,对我来说,没有所谓的两难境地:无论降世军逃与不逃,我都会攻下西京,打通秦州与草原的通道,从此以后,贺荣骑兵通行无阻!”

              次日,单于派出?#24187;?#22823;人,带数百骑兵前往凉州,宣告单于与皇帝的?#23478;猓?#31105;止他们接纳任何一支外?#21561;?#20891;队,同时观察尹甫所率冀州军的动向,若有北上之意,需立该通报。

              前方先锋已经到达西京,并且与降世军打了一仗,获得大胜。

              单于得知消息之后,特意将徐础唤来,笑道:“降世军没逃,你的三条不可战,一条也不准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我说我若是降世军统帅,会有这样的想法,可我不是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你当然不是,像你这样的想法,不能做任何一军的统帅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单于加快行军,只用一天就?#31995;?#35199;京,留别人监督立营,自己带少量随从前去查?#21561;?#24773;。

              徐础第一?#21355;?#35199;京,别人搭建帐篷时,他向城池遥望,隐约见到密集的旗帜,忍不住想,即便金圣女非要决战,曹神洗也该明白这一战的难处,或许又像从前一样,曹神洗想到了,但是没办法说服他人。

              西京是座大城,规模与东都相?#25314;?#36154;荣人一时间还不能完全包围,这一天以及次一日,频繁有小股降世军出来挑战,双方连战十几扬,降世军败多胜少,等到贺荣人合围,西京城门紧闭,再没有人出来。

              后面的军队陆续?#31995;劍?#21333;于将冀州、并州、秦州两两配对,以并州人监督冀州人、冀州人监督秦州人、秦州人监督并州人,再后面则是贺荣骑兵,三州各攻?#24187;?#22478;墙,留下?#24187;?#19981;打。

              所有此?#38712;?#32463;攻城的将士,都成为后方“督兵”,但是?#24066;?#20182;们自愿参加前方攻城,立功之后能得两倍赏赐。

              此前攻打的城池都比较小,单于将攻打西京?#28216;?#19968;次大型演兵,给予充足的时间,没有过分?#30772;取?br />
              战事日趋紧张,徐础却越来越无事可做,连见到单于的机会也少了,每日在帐篷里反复推算:降世军究竟要如何守城?群雄就这么眼睁睁看着贺荣人纵横天下,没一个敢于截其后路?

              攻城开始的第三天,单于派寇道孤过来通知徐础:“好消息,天成公主的下落有消息了,居然就在这西京城内。上天有感,知道我的心意,将公主送到我?#31181;校?#22478;破之日,我必要将公主送给平山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

              http://www.54484290.com/mouduanjiuzhou/5261028.html

              请?#20146;?#26412;书首发域名:www.54484290.com。鬼吹灯?#21482;?#29256;阅读网?#32602;簃.cxbz958.com
          精准无错六肖中特

        2. <div id="8e66a"></div>
            <div id="8e66a"></div>

              <em id="8e66a"></em>

              1. <div id="8e66a"></div>
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8e66a"></div>

                    <em id="8e66a"></em>
                    1. 竞彩比分怎样买复式 极速十一选五技巧 黑龙江福彩p62中奖结果 体彩竞彩足球比分奖金 双色球和值走势图2 宁夏十一选五开奖走势 特码资料 河南22选5开奖时间是周几 排列3六码组六遗漏统计 山东福彩七乐彩走势图 辽宁快乐12预测 天津快乐十分前三跨度 湖北30选5中奖 湖北快376期开奖结果l 135彩票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