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div id="8e66a"></div>
      <div id="8e66a"></div>

        <em id="8e66a"></em>
        1. 鬼吹灯 > 大器尊 > 曳弓城中 第110章 签订军令状

          曳弓城中 第110章 签订军令状

              第110章 签订军令状

              “怎么讲?”杨鹏一笑,问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哎呀,笨呢!”灵儿急的跺脚,“那就是说,你在赌他会打造出一柄比你的辅阵器更高级的主阵器,有这么赌的么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他要是在接下?#21561;?#38136;剑中做点什么手脚,或者干脆给你故意打造出一柄凡兵来……这是绝对会发生的事情啊!”灵儿看着杨鹏,一双水灵灵、黑漆漆的眸子中透着担心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呵呵。”杨鹏一笑,摇摇头,“其实我赌的是他会不会拿他多年来积攒的名气来赢?#25671;!?br />
              “怎么讲?”

              对于灵儿的问话,杨鹏也没多做解释,而是一挥手:“总之,这是一个既要当婊子,又要立牌坊的货!你等着看他的表演吧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粗俗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嘿嘿。”杨鹏又是一笑,靠近灵儿,“不过,真要赢他,还需要你帮忙。?#27604;?#21518;神情诡异的把嘴伸到了灵儿的耳朵边,低声说着:“想不想?#40644;?#25972;整这条老狗……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好,我帮你!”

              最后,灵儿一拍杨鹏的肩,便是转身回到?#20439;?#24049;的座位上。又是腿一抬,一只脚踩到了旁边董老的木椅边上,害的董老赶紧把屁股往另一边挪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签,谁怂了谁就是这个!”

              珠玉般的声音响起,一只小手还在桌面上摆出了个王八状,“不,是它的卵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哎呀!”董老终于是忍不住了,瞥了灵儿一眼,抓住灵儿的小手从桌上拿下,“你这哪里像公主嘛,这要是?#33618;?#27597;亲看见……”随后嘟哝着:“好好一个公主,怎么一来曳弓城,整个人都变了……真是邪了门了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你要怎么改?”郎大师终于也是镇静了下来,冷冷地问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哎呀!”杨鹏摸着脑袋,开始在地面上转圈,“你很富裕啊,我该赢你点什么呢?”

              一听这话,众人莞尔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这小子,真Tem是耗子给猫?#27604;?#38506;——挣钱不要命呢!”那边,萧镇山冷笑着骂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而郎大师听了这话却是气的在一旁“呼哧,呼哧”直喘,心道:“娘蛋,好像你能赢定老子似的。且由你嘚瑟,等你上了套,老夫就给你拉紧绳扣,非勒死你不可!”

              终于,杨鹏站住了,看着郎大师:“我要十万斤黄鳞玄铁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这……黄鳞玄铁是神马东东?”杨鹏那话一出便有不少人疑问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就是神铁!”有人回答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我靠!”明白了什么是“黄鳞玄铁”的众人立刻面面相觑,“你可真敢要啊!十万斤神铁!真把郎大师当肥羊宰啊!”

              黄鳞玄铁那是什么东西?在一般人眼里那就是神铁!

              在议事大厅中,那天枢学院的弟子拿出了一柄锤子,只是拳头大小,就足足有近万斤!

              用它来打造兵器,在一般人看来那绝对是兵器中的极品!

              郎大师也是沉默。

              他虽然是不惜代价也要把杨鹏弄死,但赌资是要先拿出来给众人?#21561;摹?br />
              那小子赤条条一个,那脑袋来赌。他的脑袋就在脖子上,这是众人都看见的;而他却是拿不出十万斤黄鳞玄铁来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怎么?郎大师是不肯出铁、非要拜我为师么?”杨鹏笑着追问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没有!”

              郎笑声一声怒吼站起,绕过桌子脚步向前迈动,一?#35762;?#36924;向杨鹏:“你知道?#22120;?#29572;铁是什么吗?你见过?#22120;?#29572;铁是什么样子吗?本师告诉你,本师要是有那铁,就不来这鸟不拉屎的地方、为这破城打造什么主阵器了!”

              说完,似是自己也是觉得失?#35029;?#36214;紧闭嘴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呵呵,说出心里话了啊!”

              杨鹏也是一笑,也不追究,“不要黄鳞玄铁也行,那你就给我一千株灵药,必须都是百年以上的;外加十瓶古兽血!?#27604;?#21518;一?#24178;?#21518;的熔炉,手指一划拉,“哦,还有这套制器装备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你这是要抄本师的家啊!”郎大师瞪眼,“赌要对等,你那命值这些么?”

              又是说出了心里?#21834;?br />
              “答应就赌,不答应就算了!”杨鹏也是一瞪眼,“你以为本公子不知道你打什么主意吗?本公子这头,对别人不值钱,?#38405;?#21487;是……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我们可不想跟你!”

              郎大师还没说话,那边?#21561;?#26472;鹏划拉那些行头,也将他们划拉了进去,两个小童赶紧跑到了郎大师的身边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滚回去!”

              郎大师却是一声怒吼,“你们认定本师要输是不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师父,不是……”两个小童赶紧又是跑回,继续指挥着那两个大铁人干活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答应不答应?”杨鹏?#39318;擰?br />
              “好!本师就与你一赌!”郎笑声居然答应了!

              “轰!”

              这话一出,台上台下又是传出一阵震天的呼声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郎大师还真有货啊,那可是一千株灵药、十瓶古兽血,还有那全套的制器?#19968;?#20160;儿呢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都说制器师富可敌国,果然不假啊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那是,没听过吗?‘郎大师出现,必有惊艳’!这下够惊艳了吧?郎大师身上拔根汗毛,都压死你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不过我估计,祸祸?#33618;?#21629;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不但?#33618;?#19968;千株灵药的命,恐怕这次小命不保。郎大师肯出这么大代价,肯定是要给那什么学院的弟子报仇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这老东西还真有货啊!”杨鹏也是暗惊,继而?#34892;?#21518;悔,“还是要少了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让他签军令状!”

              那边,郎大师也是来了火气,再度指挥夏侯云端。

              夏侯云端看了看郎大师,眼神怪怪的,“郎大师,我可是让这小子给坑过的,?#40644;?#21476;狻猊兽血啊!他这回明显的是要坑你一把大的啊!”

              不过这话是心里说的。

              不一会儿,一个城官将一张军令状拿上,上面写着杨鹏和郎大师对赌的原因、条件等。

              最后写着:“若是?#33618;?#29031;办,军法从事!”

              显然这一条很大程度上是针对杨鹏?#21561;摹?#37070;大师输了,自?#33618;?#25343;得出那些东西,而杨鹏要是输了,那脑袋可就不保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杨鹏看也没看,直接在上面签?#21482;?#25276;。

              军令状到了郎大师的面前,郎大师却是一怔,“我也要签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嘿嘿,军令面前,不分贵贱。您是制器大师,还五星,但那也?#33618;?#21015;外!”那城官说道,“若是您输了,拿不出那些东西,可也要军法从事了,勿谓言之不喻也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本师会输?”郎大师问城官。

              城官摇头,“不知道,可也说不准!”

              郎大师抬头,看城官,可城官的面色根本没有什么表情,一副铁面无私的样子;他又是把目光望向了董老、王器师等人,发现这些人脸色也是?#34892;?#24618;怪,和夏侯云?#35828;牧?#33394;一样。

              好像自?#22909;?#23545;一个大坑似的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难道这小子真的有古怪?”他?#39318;?#24049;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签不签?”城官有点?#33618;头场?br />
              他是个文官,靠舞文弄墨生活,自?#25381;?#19981;着巴结郎大师。何况,他是夏侯云?#35828;?#24515;腹,自然是知道夏侯云端那边怎么想。

              也是想看这郎大师出糗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哼,本师还真不信了!”郎大师一咬牙,飞快地在军令状上签?#21482;?#25276;,“哼,也好!本师正好拿你?#22675;?#22836;去做靖见之礼!”

              杨鹏还真后悔对了,现在的郎大师就是再多出一些,也是乐意!

              “童儿!火温怎么样了?”

              郎大师把手中笔一扔,直接走向那边的“冲天炮?#20445;?#36793;走边?#21834;?#25402;胸叠肚,脑袋上两根小辫甩动,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好啊!郎大师要铸剑了!”众人也是一阵欢呼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火温够了。”女童答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郎大师一抚自己的空间戒,“当啷”一声,又是一个大?#19968;?#25481;落在地。

              那东西是一块兽骨,白森森的在阳光下反射着凄冷?#22675;狻?#20861;骨宽有两尺,长足足有三丈,竖起来和现在正在加料的大铁人差不多。

              而且一边厚一边薄,天然的就形似一柄砍刀!

              “螳兽兽臂?”

              靠近杨鹏的王器师一声惊诧,“这东西可不好弄?#21073;?#20182;亮出这玩意干什么?莫不是……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我见过这种兽,这东西灵智可是不低呢!”

              杨鹏却是没有理会王器师的猜测,而是说道:“在缥缈古道中我遇到过三头这种兽,一公?#33618;?#36824;带着一头小兽。尤其是公兽,身形和小山头似的,两只手臂一只如锋利的砍刀,一只上面锯齿森森,都要比这只手臂长大的多,我看有三十丈都不止。抡动起来,大树、巨石统统倒伏、蹦碎,小山头都是一扫而?#21073;说?#26159;凶悍无比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杨小友一定是仗着你的身法逃脱的吧?”王器师问。

              杨鹏摇头,?#20843;?#20204;形体大但速度差些,真要逃也是没有问?#29435;?#20294;我怕慌不择路的逃跑,引来更多的?#36164;?#22260;攻。于是哪事?#29287;耍?#21033;用身法闪转腾挪、专攻它们的小兽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最后它们放我走,?#26355;?#36807;它们的小兽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机敏!”王器师一竖大指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嘿嘿,?#35805;?#27861;的事情。不然我就得成为它们那小兽的?#34506;貳!?#26472;鹏说着,双眼望向?#26007;剑?#20284;是又回到了那绝地之中,依然是心有余悸。

              显?#33618;?#19968;场战斗惊心动魄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呵呵,居?#33618;?#20063;认得,不错!”郎大师看了一眼王器师和杨鹏,颇?#34892;?#36190;许。

              然后转向众人:“螳兽的一只臂膀!”他一指地上的大?#19968;錚?#19981;过是头?#36164;?#30340;。杨鹏说的还真对,若是成年公兽的螳臂那会更加的长大,三、五十丈都不鲜见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他虽然和杨鹏立了军令状,可以说是生死之斗。但现在情绪也是稳定了下来,属于大师的那种自信也是重新回到了他的身上。再加上也是有意无意的,说话的火药味也是减弱了不少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杨器师年纪不大,也算是见多识广啊!”

              ?#35895;?#30452;接称呼杨鹏为“杨器师?#20445;?#32780;?#19968;?#32473;杨鹏的说法做佐证。

              这倒是让不少人疑惑了,“这郎大师……怎么会给杨鹏带高?#34180;?#26367;杨鹏说话?”

              http://www.54484290.com/daqizun/3022469.html

          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54484290.com。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:m.cxbz958.com
          精准无错六肖中特

        2. <div id="8e66a"></div>
            <div id="8e66a"></div>

              <em id="8e66a"></em>

              1. <div id="8e66a"></div>
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8e66a"></div>

                    <em id="8e66a"></em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