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div id="8e66a"></div>
      <div id="8e66a"></div>

        <em id="8e66a"></em>
        1. 鬼吹灯 > 大器尊 > 曳弓城中 第五十章 杀人了

          曳弓城中 第五十章 杀人了

              第五十章 杀人了

              他学习制器到现在,一直在习练那四十八式《锻打运锤法》,真正成型的兵器,也就是之前在议事大厅中打造的那柄送给死去的高个少年、刻?#23567;?#22880;”字的短剑。

              那还是在器翁的指点下打造出?#21561;摹?br />
              “第二种叫做‘炼兵炼器’!乃是一些高?#35835;?#22763;所使用,用的?#29287;下錚?#24050;经不仅是凡铁和顽铁,主要的?#29287;?#24212;该是精金,甚至还需要加入少量?#21335;?#40644;鳞玄铁之类的纹料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这类兵器中已经有了气脉,虽谈不上拥有了灵智,但已经具有了一些灵性。比如我将要让你给那地下暗阵打造的‘地火龙魂剑’,乃是一种法器,也是一柄低级?#29287;?#22120;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才是低级的?”杨鹏惊诧。

              器翁并没有回答杨鹏的惊诧,而是继续说着:“炼兵炼器之上就是魂兵魂器了。打造的?#29287;希?#20027;料应该是黄鳞玄铁之类的纹料。?#27604;唬?#22914;果是制器高手,也是可以用精金加上一些特殊的辅料打造出低级魂兵魂器的。但?#36824;?#24590;样,既然是魂兵魂器,那就需要?#23567;?#39746;’!在打造过程中,同样是需要像练?#21051;?#20869;?#29287;读?#19968;样进行注魂!”

              ?#26263;比?#27880;入的是完整的魂魄最好。?#36824;?#19968;?#39748;?#22823;的魂念也是可以的,只?#36824;?#37027;样会使魂兵的等级较低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魂兵之上,便是灵兵;灵兵之上有圣兵;圣兵之上有天兵;天兵之上?#26432;幌杀?#20043;上为道兵;只有能打造高阶道兵、道器……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你要注意,我这里说的是道兵道器,而非道纹兵器!?#26412;?#31649;他知道杨鹏现在?#34892;?#22320;方听不懂,但还是特别强调完,才继续说道:“达到了能打造高阶道兵道器的水准,才有一窥神兵神器门径的资格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才?#23567;?#36164;格?”杨鹏喃喃,显然深受打击。至于道纹兵器和道兵道器有什么不同,他也没有再问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你自己算算,有多大的距离?”但是器翁并没有在意杨鹏所受的打击,而是看着杨鹏,一撇嘴:“想拿百株灵药就能打造神兵,亏你想的出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切!”

              ?#25104;?#29616;出不屑,一副看土鳖的样子。

              杨鹏无语,?#33618;?#24178;咳?#24178;?br />
              从凡兵凡器到练兵练器,再到道兵道器,中间要跨越魂兵、灵兵、圣兵、天兵、?#26432;?#31561;数个兵器种类,可他现在打造一柄凡兵还困难,练兵炼器还数仰望,?#32705;?#31070;兵神器?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你让我看这柄……哦,这些锤子,不会是为了显摆你密器宫有?#20064;桑?#20063;不是为了来打击我的吧?”许久,杨鹏终于算是从深受打击中转过神来,问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也不再谈神兵的事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但心里却是生出了一种强烈的欲望,那就是“我一定要打造出一柄神兵,到底要看看,神兵是什么样子,能有多大的威力!”

              这就是杨鹏的独特之处!

              若是别人早就被器翁那一大堆、从练兵到一窥神兵门径的话打击的知难而退了,直接跑路都有可能;而杨鹏?#21561;?#26159;暗自握拳,迎难而上,不达目的誓不罢休!

              器翁摇头,“你现在是密器宫的宫主,这些锤子、铁砧、熔炉、还有水槽等等,那都是将?#38180;?#20320;用的,我显摆什么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嘿,我现在也就是饱饱眼福而已。又拿不到外面去……”杨鹏说着,伸手向那柄金鳞天纹锤抓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三万两千斤!”器翁没有阻拦,只是报出了那锤子的重量。

              杨鹏住手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就算你双臂较力,有三万两千斤?#29287;?#37327;,那也是还拿不动。”器翁再度打击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还需要精神力!这我知道的。”杨鹏悻悻。

              ?#20843;?#20197;嘛,少年,你需要锻体,需要锻魂,啊!需要打下一个制器师?#29287;己没?#30784;……啊!”器翁口中官腔味十足,接着便是话锋一转:“百株灵药,要是我给你锻体、锻魂之后,让你立刻就能够撼动得了这柄锤子,你还觉得我是个大?#29992;矗俊?br />
              器翁看着杨鹏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那就……锻吧。”杨鹏嘟哝了一句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嘿嘿,”听了这话,器翁那双赤红的眼中露出了一丝得意之色。同时还有一?#25351;?#21040;心悸的奇怪神色。尤其是后一种,杨鹏?#21561;?#20063;一时还说不清、道?#24187;鰨?#21482;是感到令他心悸,?#36335;?#37027;器翁是个“虐待狂”似的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那就请宫主宽衣、上铁砧!”器翁手一挥……

              杨鹏现在赤条条,趴在那只卧兽似的、有着?#21040;?#33394;暗纹的大铁砧上。而器翁则是身穿着他那黑色的紧身袄裤,站在铁砧旁,头顶一对大角,像是品鉴一件器物一样,在杨鹏的身上左看看、右?#39748;疲?#19981;时还用手捏捏这儿,捏捏哪儿。

              捏到痛处,杨鹏龇牙咧嘴?#33618;?#21040;痒处,便是引来杨鹏的身体一阵扭动。

              像是条大鱼似的。

              所谓人为刀俎我为鱼肉。其实杨鹏心里也清楚,从他爬上铁砧的那一刻,他已经变成了器翁的鱼肉。

              或者是这头“叫兽”用来品评、评价、欣赏、鉴定的器物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!”

              器翁点点头,“经过两年?#21561;?#38203;打训练,你这具躯壳整体?#20384;?#35762;,已经有一些制器师的样子了,是具不错的器胎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听到这里,杨鹏瞪了器翁一眼,没有说话。

              器翁又用手捏着杨鹏从肩头延伸到背后的三角肌,继续点头,“劲力含而不显、藏而不露。不像那几个天枢学院的土鳖,以及那王器师的那些弟子,满身的横肉,浑身的虬结,看上去力大无穷,实则是空?#26032;?#21147;。对体力的控制不行,根本不适合做制器师,难?#31181;?#20250;一锤将铁锭?#39029;伸?#31881;!”

              发生在城主府议事大厅中的那场赌斗,到了最后实际上已经不像是制器师之间的比试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一直为器翁所诟病。

              可他却不说他因此而得到了一瓶古兽血。

              高个少年驾驭地纹锤一锤将七成精金的铁锭?#39029;?#39134;灰,而杨鹏最后也是两锤将十成精金的铁锭?#39029;?#30862;屑,在器翁这个行家看来那简?#26412;?#26159;两头蛮牛打架。

              全?#24187;?#26377;了制器师的风范。

              ?#36824;?#36825;也可以理解,试想如果制器师都像他们那样,只会一锤将器料?#39029;?#39134;灰,那还制什么器?

              “制器师对力量的控制、把握极为的重要。手中锤落下,要扁要圆,要长要短……扁到几分几厘,长到几分几毫,是扁圆还是长圆,是梯形还是三?#20999;危?#20134;或是没有明显棱角的圆菱形……那都需要极强的控制、把握能力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这就是制器师的分寸感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?#24187;?#21046;器师固然需要力大,有余力才好控制、把握,所谓举重若轻是也,这是控制力?#37027;?#25552;;也需要锤法?#23478;?#30340;纯熟,所谓熟能生巧是也,?#23478;?#30340;纯熟是控制力?#22675;?#38190;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但在具备了力量与?#23478;?#20043;后,身体肌腱、大筋、乃至骨骼的协调、收缩、伸展、爆发;体内血液?#29287;?#21160;、真气的运转,魂力?#37027;咳酰?#29978;至是?#37027;?#30340;?#27809;擔?#37117;在影响着?#24187;?#21046;器师的临场控制能力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制器师躯壳的?#27809;怠?#39746;力?#37027;?#22823;与否,那却是控制力的根本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血液?#29287;?#21160;……?#37027;?#30340;?#27809;擔?#21644;这些也有关系?”杨鹏?#34892;?#19981;解,趴在铁砧上问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任何职业做到极致,要做到完美、充分的发挥,对各种条件要求那都是十分苛刻的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制器师乃是以制器为职业,将来是要以器成道的。所谓“妙到极致、精到毫颠、准到分秒、细到如丝”,每一丝每一毫的精准、每一分每一厘的无误,那是对制器师的至高要求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做不到这些,要想以此为职业,以此成就道果,根本就不可能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嗡!”

              器翁说到这里,手冲着那边的锤架一招,一声鸣响将杨鹏惊得直接从铁砧上爬了起来,“你干什么?”

              他的眼前一闪,?#21561;?#19968;柄锻锤从那边的铁架?#29616;?#25509;飞到了器翁的手里。

              正是那柄三万两千斤的金鳞天纹锤!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你要用它给我锻体?”杨鹏惊骇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用它怎么了?”器翁双眼一翻,头上羊角颤动,“难不成?#19968;?#20250;像你和那天枢学院的土鳖一样,一锤将你?#39029;?#39134;灰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那是神锤!”杨鹏提醒,“就算是十成精金的铁锭被它一碰,也是飞灰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神锤怎么了?你以为我也会那么没有分寸?这简直是对我的侮辱!”

              器翁说道这里,手中锤一挥,“嗡!”又是一声鸣音响起,杨鹏就感到一股若有若无、似刚猛又?#39748;?#25545;的劲力拂到了他的身上。

              说那劲力轻揉,是因为杨鹏只感到被一股轻风轻轻一拂;说那劲力刚猛,是因为就在轻风拂体的一刹那,?#36335;?#26159;有一张大手,一下子将杨鹏重新“?#30784;?#22238;到了铁砧上。

              而且依然是?#30631;?#26397;下爬着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神锤虽然霸道,但也?#21561;?#20102;谁的手里。在我手里就算是凡铁,那也能?#39029;?#35832;如铁片、铁板、铁条、铁锭,方的、扁的、圆的、长的的任何一?#20013;巫础?#20219;何一?#20013;翁!?br />
              “这就是控制力!”

              但是器翁说着,手中锤却是猛地抬起,又是向下一挥,“嗡嗡!”一阵锤鸣声在那只有拳头大小的锤头上响起,整个锤头也是在那鸣音中震?#30784;?br />
              单臂擂锤!

              器翁?#35895;?#26045;展出了这一式!

              “这是真的要杀人了!”杨鹏一声大呼……

              http://www.54484290.com/daqizun/1061272.html

          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54484290.com。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:m.cxbz958.com
          精准无错六肖中特

        2. <div id="8e66a"></div>
            <div id="8e66a"></div>

              <em id="8e66a"></em>

              1. <div id="8e66a"></div>
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8e66a"></div>

                    <em id="8e66a"></em>
                    1. 组选584 排列5历史数据 信阳福彩中心是国企 爱彩网爱快乐时时彩 篮球场广场舞冲突球场被封了! 秒速飞艇稳赢 最新湖北30选5开奖 扑克王国语 大乐透追加中蓝球多少钱 河北快三开奖今天 998992.广东好日子心水论坛 新时时彩专家计划 05年意甲积分榜 河北20选5技巧攻略保盈 云南时时彩开奖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