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div id="8e66a"></div>
      <div id="8e66a"></div>

        <em id="8e66a"></em>
        1. 鬼吹灯 > 从女娲宫进香开始 > 第442章 如果有来世 佳梦关下

          第442章 如果有来世 佳梦关下

              你兄弟都是一样,俱该如此!乃是天数,俱不可逃!

              广成子手中同样现一一尺七寸小旗,正是南极仙翁从西昆仑瑶池,而跪求借来的聚仙旗素色云界旗。

              只见同样望空中一挥,瞬间便即是氤氲浮空,更有一派异香,那氤氲之光同样抵住可怕的番天印,直看呆下方所有人眼睛。

              所有人都是何曾又见过如?#35828;?#31070;仙斗法,那诸般法宝的对抗,阐教中几位神仙练气?#25239;?#21516;围攻那三头六臂的杀神殷郊。

              最震撼自依旧是西周一众老货,因为?#21561;?#36879;也才更加的震撼,那曾经?#20185;?#30340;大商王子郊,竟被那阐教中人变作了那三头六臂的凶恶相貌。

              而显然殷郊并未像殷洪一样神智迷乱,眼看番天印无法轰杀广成子赤精子两个老货之下,竟转身便又三头六臂九目通红?#21335;?#23696;山将台踏空而来。

              一瞬间也不知武王姬发如何想的,突然就是漫天的寂静下,而一声惊颤无比的大?#23567;?br />
              “諕杀孤家!”

              结果所有人没有被殷郊奔岐山将台而来吓?#21073;?#22240;为知道还有一个南海慈航道人可以护住其一众,却被武王姬发惊颤的一声大叫而吓到。

              瞬间所有人目光也都是不由惊颤诡异的,同时望向一身凤袍的武王姬发。

              更尤其是曾经随西伯侯姬昌北伐崇侯虎时,所有人都还记?#26790;?#20271;侯姬昌同样惊颤的一句,“骇杀孤家!”

              结果自就是散宜生闻听,?#25104;?#20063;都瞬间不由无比的诡异。

              一众老货同样也都是忍不住?#27698;剑?#24403;初君候就是一句‘骇杀孤家’,结果似乎从那时起便一病不起,真正被吓死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如今武王又突然莫名惊颤的一句“諕杀孤家”,不会是从此也将一病不起,然后突然薨逝吧?

              便?#36335;?#35781;咒一般,?#27698;?#24403;初西伯侯?#20035;?#27861;,死前就是因为一句‘骇杀孤家’,再听到武王突然莫名的一句‘諕杀孤家’,自瞬间?#26790;?#21608;老货都是忍不住产生联想。

              因为于天地一片寂静之下,突然如此一句也实在太诡异了!总不能是为了吸引目光?然后故意神奇的来一句?

              就是一身道袍凌乱,披?#39134;?#21457;的南海慈航道人闻听,也都是忍不住清眸诡异的望去武王姬发一眼,諕杀孤家?

              但这一次却是眼看着殷郊携番天印而来,竟没有任何动静。

              然后依旧是在所有人猝不及防下,便又是眼睁睁看着番天印直接向西周众人落来,而不禁再一?#25991;?#23376;一片空白,难道又要死了?

              显然那殷郊已是不惧一切因果,也要将西周所有人轰杀,看你西周阐教还如何天数周室当兴?

              可依旧不想,番天印将落,于岐山上空?#20174;?#34022;然现一黑幡法宝,其上隐有一血红身影。

              只见仅仅一幡而现,便?#36335;?#25972;个天地都已在其笼罩之下,而散发着唯吾独尊的?#20113;?#32479;御天地不可一世的威严。

              更伴有霞光万道,瑞?#26159;?#26465;,似威压天地间一切法宝。

              也正是为?#25991;?#28023;慈航道人可以眼看着番天印落来,却没有任何动静,正是感应到了玉虚宫师尊法宝盘古幡!

              一件绝对天地至宝,让南海慈航道人不由就是清眸看去一眼,却就是其自己也想不?#21073;?#26410;来有一天其杨柳枝?#19981;?#23545;上师尊元始天尊法宝盘古幡。

              然后就在所有人无比的震撼注目下,只见那黑幡法宝仅一个招展,明明携毁灭之力向着西周众人落下的番天印,下一刻便?#36335;?#34987;扭转了时空一般,却落向了一旁无?#35828;?#23696;山之巅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咔!”

              但随一声巨响。

              瞬间岐山崩裂,地动山摇,轰隆之声不断,地面无尽?#22902;?#28372;兵海一阵起伏。

              与此同时,灵鹫山燃灯道人身影亦是无声无息的在殷郊身后出现。

              番天印落下山缝便瞬间被吞没。

              然后只见燃灯道人手中突?#25381;?#29616;一尺,向着殷郊身后就是蓦然打下。

              紧接杀神一般三头六臂的殷郊身影便直往岐山缝中坠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但只落入山缝,?#31449;?#26377;六臂,总算有?#35828;?#29992;处,硬生生就是扣住边缘。

              于天?#25163;?#30340;燃灯道人驴?#25104;?#28129;淡眸光一闪,两手向着崩裂的岐山就是一合,不想崩裂开来的岐山竟又诡异的?#26174;?#19968;起。

              可谓法力无边!真正的无边法力!

              而再一次看呆西周所有人眼睛,那燃灯道人竟有如此之能?#31185;?#19981;是随便就可移山倒海,将一座山落下那朝歌,落下西岐城,将那四海之水,瞬间淹没大商,淹没西岐?

              天地间一片寂静,西周一众老货所有人都是不由瞪大眼睛。

              以前是恐惧,对阐教之?#35828;?#25163;段感到恐惧,这一次亲眼?#21561;?#26080;比震撼的法宝之威,那真正无边的法力,挥手之间便可泯灭众生,终于纵阐教如何虚伪阴险卑鄙无耻,也是?#26790;?#21608;所有老货都不由感到深深的?#27425;貳?br />
              那燃灯道人可以伸手间将岐山?#19979;#?#33258;亦可挥手间让岐山落向西岐。

              只见岐山之巅,因为番天印可怕的力量,山巅一切也都是已经化作齑粉,而清晰的现出被夹在山中的殷郊,只剩下三个凶恶的头颅在外。

              却是距离西周众人并不远。

              结果眼见之下,依旧谁也没?#27698;?#30340;,一身凤袍的姬发紧接便一声大呼。

              然后就在岐山之巅,所有人再次诡异的注目下,奔到殷郊三个无比凶恶的脑袋面前就是跪倒,然后高声大呼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千岁!小臣姬发,奉法克守臣节,并不?#31227;?#21531;枉上。相父今日令殿下如此,使孤有万年污名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相父?姜子牙?

              跟姜子牙有何关系?

              散宜生眸光不由就是诡异的一闪,赶忙一众也是上前扶武王。

              散宜生则是忍不住开口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殷郊违逆天命,大数如此,怎能脱逃。大王要尽人臣之道,行礼以尽主公之德可也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武王姬发依旧大哭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相父今日把储君夹在山中,大罪俱在我姬发了。望列位老师大开恻隐,怜念姬发,放?#35828;?#19979;罢!”

              而殷郊明显已是九目紧闭,似是瞬间便已毙命,不然如何会?#26790;薹从Γ?br />
              说着话,散宜生等人都是不由瞬间的扫去地上的三个脑袋一眼。

              燃灯道人同样已经落下山巅,闻听武王姬发开口,也是不禁驴?#25104;仙?#36807;诡异之色,笑着开口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贤王不知天数。殷郊合该如此,乃是天数,怎能逃脱,大王尽过君臣之礼便罢了。大王又不可逆天行?#38534;!?br />
              而眼见?#29240;?#19981;了,自就是土行孙都知道不可能饶过那殷郊性命,所有人都知道不可能?#29240;?#24471;了,武王姬发却还要去劝。

              又再三劝两次,但见燃灯道人已再不语,结果便只好只?#36855;?#22825;地一片寂静下,所有人注目下,而于殷郊三个脑袋前撮?#32451;?#39321;,跪拜在地。

              然后再一次的大声泣而开口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臣非不救殿下,奈众老师要顺守天命,实非臣之罪也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一拜再拜,拜完便就被四弟周公旦,上大夫散宜生一起扶下岐?#21073;?#20960;乎是心?#21561;?#27875;不成声,一路走一路哭。

              接着广成子同样流着泪推犁?#20185;健?br />
              ‘犁锄’自是一?#20013;?#32602;,便?#36335;?#21457;誓如果不怎样,便千刀万剐,死无葬身之地一样,为?#25105;?#29313;锄?因为犁锄跟醢杀一样,就是一种死法的刑罚。

              然后广成子落着泪,便就是在岐山之巅犁下殷郊的三个脑袋。

              这天地可有慈悲?

              无声中天?#25163;?#27491;有黑云涌动,似有风雨欲来。

              如果有来世,一世就已很累,无颜面对父王,无颜面?#38405;?#21518;,惟只愿从此万劫不复,永世的长眠。

              突然一?#20266;?#20919;的雨滴从天而降,落在燃灯道?#35828;牧成希?#33853;在南海慈航道?#35828;牧成希?#33853;在每一个?#35828;牧成稀?br />
              几乎所有人都是不由下意识抬头望天,难道真有天的存在?如果有天,为何这世间却是是非颠倒……

              手 机 站:

              

              http://www.54484290.com/congnvwagongjinxiangkaishi/9181020.html

          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54484290.com。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?#32602;簃.cxbz958.com
          精准无错六肖中特

        2. <div id="8e66a"></div>
            <div id="8e66a"></div>

              <em id="8e66a"></em>

              1. <div id="8e66a"></div>
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8e66a"></div>

                    <em id="8e66a"></em>
                    1. 15选5复式投注的问题 江西多乐彩形态走势图 老11选5什么时候开奖结果 凤凰彩票平台那个才是真 江苏快三过滤软件 三肖中特已公开 半全场什么意思 可以下载的超污游戏 彩票36选7 71彩下载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彩 外围足彩半全场玩法 快乐时时彩 虎仔冰球俱乐部收费 广东彩票店转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