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div id="8e66a"></div>
      <div id="8e66a"></div>

        <em id="8e66a"></em>
        1. 鬼吹灯 > 从女娲宫进香开始 > 第354章 吓尿的武王姬发

          第354章 吓尿的武王姬发

              第三五四章 吓尿的武王姬发

              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禁落在燃灯道人身上。

              但见结绿悬花的芦篷上,燃灯道人也是不禁眉头微皱,沉吟着便即看向被叫来的姜子牙。

              也正是让散宜生等人都忍不住紧张的,既然叫姜子牙暂时中断拜那赵公明草人,要与姜子牙商议,显然商议的对象不可能是阐教下弟子。

              不会是那虚伪阴险卑鄙无耻的十二金仙练气士,也当不会是那教下哪吒都能弟子,不然就不需要和姜子牙商议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却就是西昆仑散人陆压,也都不禁一脸的好奇之色,其这位燃灯道人又会如何商议?

              然后便见燃灯道人眉头微皱,沉吟着便即开口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此‘红沙阵’乃一大恶阵,必须要一福人方保无虞。若无福人去破此阵,必须大损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一大恶阵?

              西昆仑散人陆压不由就是一呆,哪一阵不是恶阵?

              更要一‘福人’方保无虞,谁是福人?

              瞬间所有人都不由更是好奇,谁是福人?

              除十二金仙外,几乎都希望自己是被指的福人,可但想到要去闯那一大恶阵,?#20174;?#37117;不禁无比的紧张。

              也依旧只有武王姬发心中淡然,总不可能叫孤去闯阵吧,孤可是西周圣主,若万一有点差池,难道还能换一圣主。

              而自不知道,连西岐圣人的姬昌都能被换,换成其西岐圣主,自然同样可以再立一真主。

              姜子牙同样呆呆的配?#24076;?#24515;中静静的想了七日,自也是越来越清晰。

              不由便就是呆呆的开口而问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老师用谁为福人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‘用’谁为福人,而不是问何人是福人!

              虽然姜子?#26469;?#21574;的,但却一下点醒所有人,所谓‘福人’自是去送死的!可谓用谁去送死?

              而不是说谁就是福人,而是要被推出送死的‘福人’,老师你要叫谁去送死?

              结果话音落下,终于纵是燃灯道人也都不由眼中瞬间闪过一道诡异之色,‘这姜子牙还真是呆啊。’

              散宜生、南宫?#26102;?#28857;醒,更都不由瞬间更紧张,总不能‘用’自?#20309;?#31119;人吧?自己能算什么福人?

              依旧就只?#26032;?#31735;下武王姬发一副事不关己的表情,用谁总也不能用孤吧。

              十二金仙,西昆仑散人陆压,闻听也都同样更不禁好奇,‘用’谁为福人?

              却见驴脸眉头微皱的燃灯道人,也依旧是沉吟着开口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若破‘红沙阵?#20445;?#39035;是当今圣主方可。若是别人,凶多吉少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当今圣主?

              姜子牙不由就是一呆。

              结绿悬花芦篷下的武王姬发同样呆住。

              当今圣主,谁是当今圣主?

              南宫适差点忍不住脸上的表情。

              散宜生也赶忙垂目。

              十二金仙紧接目光幽幽。

              西昆仑闲人陆压同样不由瞬间眼中闪过诡异之色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‘叫那西周武王去送死?那武王何时得罪?#22235;?#29123;灯道人?那姬昌却也是死于你阐教之手……’

              终于武王姬发也瞬间?#20174;?#36807;来,岂不正是说的自己?

              忍不住就是眼珠子一颤,几下意识转身就跑,可在阐教虚伪阴险卑鄙无耻的道德圣贤之士面前,又能往哪里跑?

              可谁也没想到的,姜子牙瞬间一呆之后,张口?#20174;?#35753;所有人也都是不由一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当今圣主?难道老师是?#30340;?#22823;商君主,那大商君主如何会帮我等破阵?”

              终于芦篷下南宫适再也忍不住脸上的肌肉,嘴角微微一抽。

              十二金仙更都是不由目光诡异。

              西昆仑闲人陆压同样不禁目光幽?#30446;?#21435;姜子牙一眼,‘这姜子牙不会是故意的吧?’

              就是驴脸的燃灯道人,也都不由双眸中瞬间闪过一道诡异之色开口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我言当今圣主,乃是西周圣主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武王姬发只觉腿间一热,‘西周圣主,岂不就是自己?’

              姜子牙继续呆呆的开口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当今天子,体先王仁德,不善武事,怎破得此阵?”

              自是故意称天子,即阐教为天,你等一众道兄为天,那武王姬发即为你等天之子。

              而原本于大商朝歌,自也有人称帝辛为天子的,商青君就曾当帝辛面言过。

              但只帝辛却不想为那天子,而禁止天子之称,但只为大商君主,天地间的君主,为君为帝,是为帝辛。

              姜子牙自是故意言来,那武王为天子,体先王仁德,不善武事,可就算善武事,他一个凡人,怎么能破得老师你都不敢闯的那红沙阵?

              自也算是为武王姬发求情,让姬发不由就是无比感激的看去其这位相父一眼,更忍不住眼睛湿润,总还有一人是在意其姬发的。

              但只不想话音落下,燃灯道人却根本不给商榷的余地,直接便即使开口,也不皱眉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事不宜迟,速请武王,吾自有处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芦篷下的武王姬发闻听,不由就是身体一颤。

              然后便即在阵前无数人的安静注目下,姜子牙亲自下芦篷,而将其扶上结绿悬花的芦篷。

              自是不扶也不行,但想到那阵中的恐怖,却?#31449;?#19981;过凡人,两腿早已经吓软,能依旧站立就已经不错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更尤其是那胯下湿漉漉的一团,更也是看直所有人眼睛。

              然而更让所有人想不到的,待明显吓尿的武王姬发上到结绿悬花的芦篷上,长了一副驴脸的阐教圣人燃灯道人,竟郑重起身向武王姬发跪倒下拜!

              广成子赤精子眸光一闪,也紧跟跪倒下拜。

              然后黄龙真人,太乙真人,惧留孙,文殊广法天尊,普贤真人,玉鼎真人,道行天尊,清虚道德真君,也都紧跟下跪拜倒。

              但只剩下南海慈航道人,西昆仑闲人陆压,南海慈航道人清眸悠悠,仿若未见,陆压更是目光诡异,两人都是不跪不拜。

              姜子牙同样?#21561;?#21574;住,赶忙也不得不跟着第一次向武王姬发跪倒下拜。

              什么情况?

              所有人都是不由一脸?#24403;啤?br />
              十二金仙众师伯师尊都跪倒下拜了,哪吒、杨戬一众弟子黄天化,也只好跟着下拜跪倒。

              仅只?#26032;?#31735;下四贤八骏中的周公旦,依旧是不动声色,能让阐教一众虚伪阴险卑鄙无耻的神仙练气士下拜跪倒,二哥却就是死也值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当然对其周公旦心中自也是会选择活着。

              无人知道的曾经太乙真人向哪吒跪倒下拜,不想有一天一众阐教十二金仙,燃灯道人,竟?#19981;?#21521;武王姬发下拜跪倒。

              但只帝辛即使知道,也是绝不会让截教中人,一众甘愿为自己大商王朝身死的义气道友,而为自己下拜跪倒的。

              甚至为原本轨迹中,那些为大商王朝不惧一死的九龙岛四圣,金鳌岛十天君,菡芝仙,彩云仙子,赵公明,三霄娘娘其二,?#20154;?#26377;为大商王朝身死的练气士,而甘愿自己大商君主下拜。

              而甘愿为一众对大商忠心耿耿,以死殉国,?#20102;?#26410;叛之人,那费仲?#28982;耄?#37027;飞廉恶来,那张凤张桂?#36857;?#37027;张奎高兰英,为老臣闻仲等人下拜。

              因为心中知道,原本他们都是可以不用死的,可以背叛自己,如那比干黄飞虎一般,叛出朝歌,留下恒古?#39029;?#20043;名。

              然而他们却都甘愿与自己一起,哪怕背负上那千古的骂名,也没有背叛自己,自己又如何不能下拜?

              终于瞬间结绿悬花的芦篷上,被一众神仙练气士一跪,武王姬发也不由清?#21387;?#26469;,慌忙?#21738;?#30005;转间便就是无?#29123;?#21160;,而声音微颤的开口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列位老师相招,有何?#24895;潰俊?br />
              有何?#24895;潰?br />
              你会不知道有何?#24895;潰?br />
              所有人都不禁目光诡异的扫过其胯下湿漉漉一团,而落在其同样虚伪仁义激动不已的表情上。

              那阐教一众虚伪阴险卑鄙无耻练气士的一跪,又岂是那么好承受的。

              小提示:在搜索引擎输入"大熊猫文学",即可找到本站,谢谢。

              第三五四章 吓尿的武王姬发

              

              http://www.54484290.com/congnvwagongjinxiangkaishi/8244952.html

          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54484290.com。鬼吹灯?#21482;?#29256;阅读网址:m.cxbz958.com
          精准无错六肖中特

        2. <div id="8e66a"></div>
            <div id="8e66a"></div>

              <em id="8e66a"></em>

              1. <div id="8e66a"></div>
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8e66a"></div>

                    <em id="8e66a"></em>
                    1. 彩票500万图表走势图 老时时彩网易 陕西快乐十分规则 北京pk万能计划手机版 福建22选5开奖规则 福建体彩11选5走势图一定牛 大中电器 新浪双色球走势图 中国福彩网山西站 拼博在线 快速时时彩是官方彩吗 体彩7星彩18085 乒乓球单打比赛规则 永久固定公式规律大全 疯狂猜图冰球